劝娘和离之后(科举)

卷六一

首页 >>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 >>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玫瑰花雨默 快穿之哥哥才是真boss 欲买桂花同载酒 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山有木兮 [综武侠]官家小姐是病毒程序 我用任意门养大了暴君 求生 穿成炮灰配角的奶奶(快穿) 长歌万里定山河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 卷六一 -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全文阅读 -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txt下载 -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 192 章 番外③现代篇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盛言楚和华宓君其实没死。

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并不多, 除了盛言楚的一对儿女,其余人包括盛家孙子辈都不知道。

文帝萧乐骁在他死后追封他为成文馆首辅时, 盛言楚还易容去京城看了一眼。

华宓君笑话他, 说他当年要是没有辞官去西北,说不定早就当上了首辅。

他啧啧摇头,在他看来, 这些头衔要与不要其实没区别。

他一点都不后悔四十八岁那年辞官去西北陪他娘, 在西北万峰林,他陪着他娘度过了很长一段快乐的时光。

无聊时, 他会带着华宓君在万峰林深处探索游玩, 好几次都险些葬身虎口。

可他有恃无恐的很, 一有危险他就拉着华宓君躲进小公寓, 要么就放盛小黑出来和猛兽决斗。

有一回盛小黑刚和一白虎厮打结束, 盛言楚和华宓君摸摸盛小黑的大脑袋, 两人一兽正准备离开时,茂密的草丛中忽蹿出十来条威猛的野兽。

盛言楚惊得头皮发麻,咬着后槽牙让盛小黑回来, 盛小黑偏不, 争斗之下, 盛小黑跌落深谷, 盛言楚吓得不轻, 两人忙攀爬下去找盛小黑。

谷底深不可测, 可下去后, 他们才发现万峰林算不得什么,这里才是真正的世外桃源。

明明是春日,入眼可见的却是争相绽放的各色睡莲, 有柠檬黄、奶油桃粉…

底下的水冰凉澄澈, 依稀能看到红色锦鲤游荡在莲叶当中。

令盛言楚诧异的不是这,而是弥漫在空气中的气味。

这气味他太熟悉了,每隔几天小公寓就会出现的白雾正是这种气味。

两人绕着莲湖走了几圈,终于确定飘进小公寓里的白雾就是产自这片应接不暇的莲湖。

进到这片天地后,盛言楚悄然发现他左臂上的两朵睡莲颜色似乎更浓了些。

更令人不敢置信的是,华宓君后脖颈处也现出了两朵形状各异的莲花。

料想这也是一处随身空间,割血解封后,两人发现他们又回到了小公寓。

也就是说,小公寓成了夫妻之间的枢纽。

古怪的事还在后头呢,相继送走程春娘和柳持安后,按说他们夫妇二人年岁也不小了,可越活越年轻。

华宓君早已习惯了对着镜子看自己满头的白发,可有一天华宓君梳着梳着,突然在长长的头发里看到几缕黑发。

盛言楚亦是。

民间相传人老了若还有满口牙会对子孙后代不吉利,像盛言楚和华宓君这种逐日返老还童岂不更遭殃?

盛言楚虽不怎么迷信,可他和妻子身上发生的事太过匪夷所思,两人想了想,决定回京城看一看儿孙。

两房子孙后代都好的很,大儿子盛初绥更是坐上了帝师之位,小女儿一大家子也很幸福。

见没有殃及子孙,盛言楚和华宓君慢慢接受了现状。

他们没有对子女隐瞒,等到了年岁后,盛言楚让盛初绥替他们发丧,为了避免外人察觉不对劲,他交代儿女不挖墓不立碑,深藏于林即可。

给自己和妻子办了葬礼后,盛言楚挥别子女,带着华宓君遁世人间。

两人一直生活在万峰林深谷莲湖里,这一住就住了几千年。

-

不过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去游玩,西北就不说了,南域各岛,东边连绵不断的山脉他们都去过,有一回他们还偷溜到官船上去战场观摩了几天。

他所在朝廷赢了,盛言楚和华宓君会开心的回小公寓庆祝,若败了,他们会乔装成大夫帮着抬伤员…

漫长的岁月中,他们见了太过生离死别朝代更替,盛言楚唯恐华宓君厌烦了这种时光,遂会带着华宓君去见盛家的后代。

盛家子孙并不需要他们太过操心,卫家亦是。

不过当中也有老鼠屎存在,这期间,他们狠狠地敲打了子孙们。

莲湖住得冷清后,两人会化名进到各地做起普通的民间夫妻,几乎每到一地他们都会收养一些可怜的孩子,资助他们科考或是规劝她们另辟蹊径独当一面。

这种事意义非凡,两人乐此不疲。

时间如过眼云烟,一晃千年。

……

“好了没?”门外女子催促,“再不快些就赶不上了!”

卫生间里的盛言楚忙应声:“来了来了——”

门一开,华宓君习惯性地凑过来帮盛言楚打理领带,笑问:“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

盛言楚挠头:“我这不是紧张吗?咱们容貌和当年没什么两样,他们要是发现了怎么办?”

华宓君莞尔:“能怎么办?凉拌呗。”

边说边掐盛言楚的腰,嗔怒道:“怪谁,只能怪你自己,你说你当年没事的时候在家画那么多画干什么?”

画她和孩子们便也罢了,还臭美将自己也加了进去。

盛言楚笑吟吟地抬起妻子的下巴:“怪我?要不是你弄玻璃镜子,我会为了画全家福一天到晚对着镜子画自己?”

说着冲华宓君红润的唇上深深一吻,华宓君呜咽几下后推开男人,红着脸骂道:“烦不烦,没看到我涂了口红吗?!”

盛言楚笑着倚靠在门边,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在镜子前补妆的华宓君看,怎么看都看不够。

锁好门,两人开车到市中心的希尔地大酒店,在这里他们即将会见到盛、卫两家的后人。

盛家后代男人从商的多,女人则从政的多,有这道分水岭还得从盛家那位女帝师说起。

女帝师是盛言楚的玄孙女,也就是盛初绥的曾孙,名为盛莲华,好巧不巧那一辈的字就是‘莲’字,因这位玄孙女容貌和华宓君如出一辙,故而取用了华宓君的华字。

当年盛言楚得知此消息后,还特意带着华宓君乔装上门探望。

真就这么稀奇,这位玄孙女简直就是华宓君的翻版,令人始料未及的是,这个叫盛莲华的姑娘俨然继承了祖爷爷盛初绥的脑子,成了盛家第二位帝师,还是一位女帝师,传奇程度不亚于盛言楚这个老祖宗。

盛莲华之后,盛家从政的女人的越来越多,中间因为战争或天灾有过断层,但到了现代,盛家女人依旧是佼佼者。

此次在希尔地大酒店将盛氏和卫氏召集到一块准备祭祖就是一位女人,是盛家第八十六代孙女,叫盛观月。

盛言楚现在的身份是大学历史老师,华宓君则是某平台主播,教刺绣和古筝,两人都不怎么忙,得知盛家明天要去逐山祭祖,盛言楚和华宓君商量了下,决定去凑个热闹。

登上账号上传身份,审核通过的人员自行到希尔地大酒店集合。

昨晚盛家还有人联系上了盛言楚,问盛言楚和华宓君上传的身份证信息是否有误,盛言楚笑说没有。

“真没改过名?”对面咦了声。

盛言楚笑着转了下笔:“没有改过,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真要改名字,得先整容。”

电话那头的接待人员看了眼身份证头像,男人五官端正清隽,看不出有整容的痕迹。

挂断电话后,盛观月刚巧带着人经过,余光瞥到电脑上的头像,盛观月心咯噔一下。

“姐,你骗我的吧?真有人和老祖宗同名同姓?”急急推门进来的人是盛观月的弟弟盛溪舟。

盛溪舟长得漂亮,很小的时候就进了娱乐圈,后来演了一部少年天子爆火出圈,童星长残的不少,盛溪舟算是少有长大后比小时候还好看的男星。

旋转椅上的盛观月将电脑屏幕移向弟弟,乍然看到盛言楚的身份照片,盛溪舟下意识地说:“这不就是老祖宗吗?”

可再看右边的详细信息,训练有素的盛溪舟一脸说了七八个我草。

盛观月啧了一声,挑眉看了眼弟弟:“惊吓还在后边呢,你看看这张~”

切换了页面,弹出来的是华宓君的身份证信息,华宓君因为主播职业的关系,留了一头及腰的长发,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瞥,盛溪舟俨然不淡定了,说说话都结巴。

“姐、姐、姐,这不是祖宗奶奶吗!!”

盛观月微微一笑点头。

在那个没有照相机的古代,盛家却流传下来好多五官清晰写实的画卷。

其主要原因是盛氏的老祖宗盛言楚画技精湛,加之祖宗奶奶华宓君掌握绝伦的玻璃手艺,据传老祖宗就是对着镜子将自己一分不离的画了下来。

不过知道盛言楚和华宓君在古代真实相貌的人并不多,大抵也就盛初绥嫡系这一脉清楚。

作为古代的名人,后世人当然也给盛言楚画过肖像,博物馆以及书本上都有,但那种画像抽象的连华宓君都认不出那是她丈夫。

后世人不清楚他们的相貌其实是好事,不然他们现在生活就会很不方便。

当然了,在名字上还是会闹出很多事,就好比盛观月和盛溪舟两个大忙人会对着他们的身份研究个不停。

两人进到酒店后,立马有服务员笑着上前请他们出示相关证件,头像倒没察觉到不对劲,只不过看到两人的姓名后,服务员免不得调侃一番。

“这两人也是巧哈,和盛家要祭拜的两个老祖宗名字一模一样。”

“马上就清明节了,他们不怕忌讳吗?”

“怕什么?我要是姓盛,我儿子也取盛言楚这个名字,多好啊,门门功课一百分,到时候再考个省状元!”

扶着华宓君走上楼梯,盛言楚闻言顿了下脚,嘴角随之上扬。

-

今年的祭祖十分隆重,凡是盛家有头有脸的都来了,盛氏集团的董事亲临现场,缅怀了一下列祖列宗后,服务员端上盛家祭祖必吃的火锅。

和盛家关系好的除了卫家,还有程家,程家祖上出过将帅,不过现当代程家参军的人并不多。

程家如今是响当当的餐饮大亨,据传千年前一场大战,程家厮杀战场的男儿死伤无数,扶棺回来后,程家当家人望着家中孤儿寡母,决定解甲归田南下求生存,准备弃武从商。

这件事盛言楚亲身目睹过,当年程以贵被宝乾帝封为常胜将军后,程以贵的双胎弟弟紧接着都上了战场,战功赫赫。

后来的子孙多是武将,一家子的勋贵,可惜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盛莲华出世那段历史,在位的官家忌惮程家功高震主,程家家主因而被谋害,便是这样,程家兵依旧毫无怨言的坚守在边疆。

昏君当道,程家军营出了逆贼,程家兵紧接连连战败,儿郎惨死。

局势已定,自知无力回天后,程家人万念俱灰,只好拿着程春娘流传下来的食谱逃到南边避难。

对,是逃,是避难。

可笑的是,当时无知的百姓还讨伐程家兵,说他们贪生怕死才溃不成兵。

南边有月惊鸿收养的后人在,程家人逃到那里后,过上了长达二十余年的隐姓埋名生活,直到盛莲华一个女子走上朝野,掀翻当时的暴君政权,扶持幼主登基,程家这才得以正名重新立于世间。

可惜,从前骁勇善战的程家兵早已成枯骨埋于黄土,纵是盛莲华亲自来南域请程家人出山,程家人亦没有答应。

此后,世上少了一个常胜将军府,却多了一支巧做玉盘珍馐的庖丁。

盛莲华无功而返后在盛家立了一条规矩,此后盛氏祭祀必须吃程家的菜肴,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程春娘流传下来的春娘锅子。

香辣扑鼻的火锅端上来后,盛言楚刚准备动筷。

经过几千年的加工和打磨后,火锅的口味千变万化,可唯有盛氏祭祖的时候,程家才会端上程氏最正宗的口味上桌。

盛言楚之所以来祭祖,要说最主要的原因当然是来吃一口有他娘手艺的锅子。

筷子还没伸过去,华宓君突然抬腿在桌子下面踢了踢盛言楚。

“怎么了?”盛言楚疑惑地看过来。

华宓君优雅的坐在那,眼神示意盛言楚往左前边看。

盛言楚一抬眸,只见盛氏当家人盛观月领着一帮俊男美女朝他走过来。

夫妇俩不约而同起身。

盛观月笑着冲两人举杯,介绍起身后这群人,这些人都是和盛氏有牵连的人家,有姓卫的,有姓柳的,姓程家的,还有李家、陆家和俞家等。

推杯换盏后,其余人笑着离开,只留盛观月姐弟俩。

这两人盛言楚都很熟悉,不是一般的熟,两姐弟也是双胞胎,打从一出生,盛言楚就在媒体上看到有关两人的事。

姐姐有手段,弟弟漂亮,都说豪门是非多,然而到了这对姐弟身上却丝毫不见龌龊争斗。

弟弟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姐姐在商界赚得盆满钵满,总之很和谐。

“长得真得像诶。”盛溪舟惊奇地围着盛言楚转,似觉得这么不礼貌,盛溪舟忙道歉。

盛言楚笑笑,打哈哈地问他像谁。

“像老祖宗啊——”

“小舟!”盛观月轻斥。

盛溪舟忙闭上嘴。

盛言楚没有死缠烂打地追问,他知道盛溪舟不会说的,有关他和华宓君千年前的长相,只有这对姐弟这样的嫡系一脉才会有机会看过画像。

至于为什么不说…

从前野史上有人传盛家老祖宗盛言楚并没有死,甚至有人说得有鼻子有眼,说他们在什么地方看到过盛言楚。

盛言楚本人看过野史,有些描述其实是真实的,有些就有点夸张了,说他御剑从天而降,这不是瞎扯淡吗?

为了防止皇家人挖掘他们已经‘成仙’的老祖宗坟墓,盛家后人紧急决定不准盛氏族人对外宣扬盛言楚的相貌,有关盛言楚的画像,皆被族人藏了起来,渐渐的,盛言楚和华宓君的相貌成了盛家不能说的秘密。

盛言楚和华宓君相视一笑,有关‘成仙’的谣言传出来后,盛言楚曾被华宓君揪着耳朵狠狠地骂了一顿,谁叫他那时候贪吃跑到坊间去了。

成了秘密也好,他和华宓君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了。

-

吃过饭,盛观月将盛言楚和华宓君请到了酒店顶楼总统套房。

电梯急速上升,盛言楚紧了紧华宓君的手。

“别怕。”

华宓君从前第一次坐电梯时曾晕得眼冒金花,多年后,华宓君也习惯了现代的科技,可这回她心跳得异常厉害。

两人都清楚盛观月突然这么关注他们的原因。

盛观月是盛言楚的嫡系子孙,盛言楚当年死没死,唯有盛初绥和盛锦书知道,朝代更迭的前一百多年,盛言楚其实跟盛氏的掌权者都有联系。

偌大的盛氏一族,也只有他们知道盛言楚没死。

后来经历了程家兵惨死的事后,盛言楚和华宓君投身到救民救国中,和盛家的联系就这样断了。

此后盛言楚都没有再和任何一位盛氏掌权者见过面,直到今天。

“您是老祖宗吗?”盛观月声音很激动,隐隐带着哭音。

“祖宗奶奶?”盛观月颤巍地喊了一声华宓君。

盛言楚和华宓君叹了口气,如今在世还肯相信他们活在世上的也就盛观月一个人了吧,至于盛溪舟,只会以为他们是巧合才会和历史上的人物同名同姓。

盛溪舟找到他姐时,发现一项坚韧骄傲的姐姐喜得像个小孩,可问她高兴什么,盛观月却一个字都没说。

-

祭祀盛典如约举行,盛氏一族的人蓦然发现,盛氏集团的董事盛观月突然对两个年轻男女十分的尊重,连倒杯水都会问会不会烫到,不知情的,还以为盛观月孝敬爷爷奶奶呢。

清明三天的盛氏祭典极为隆重,有网友拍到奔驰在街上的数百辆豪车队伍,这张照片很快冲上微博热搜第一。

底下评论清一色全是学生们的祈祷语,什么‘信言楚,不挂科’,又或是盛家老祖宗保佑她们高考/考研/考公,等等都能拿个头名。

而紧跟其后的是狗仔娱乐新闻#地沉先生传选角#,这部电视剧早在一年前就开始拉各种大咖出来溜,因盛言楚在历史上的影响很大,作为正剧,不少男演员都想拿到这个角色。

至于女演员,当然是致力于华宓君了,可惜这部剧的选角迟迟未定。

就在清明节过后的第三天,主演人员定了,盛溪舟饰演盛言楚,华宓君则是由新生代一位表演出色的小花出演。

但他们只演盛言楚和华宓君十五到二十五的年龄段,其余年龄则由不同年岁的人去饰演。

这部电视剧严谨的选角在网上获得了一致好评,两大主流平台争相购买,播出当天收视率破一,后续一直排在同时间段收视第一,市占率高达百分之七点多。

凭借着这部剧,主演们精湛的演技得到认可,好些演员都因为这部剧而走红,网上评论最多的是,他们一刷到《地沉先生传》的视频就走不开,有些人没有在电视上看过完整的剧集,却能在平时的积累中连剧中的台词都能说得出来。

盛观月却忐忑异常,虽然是正剧,但编剧还是会写很多杜撰的东西 ,比方盛言楚身为地沉先生时,有没有画过避火图。

盛观月在祖辈的口口相传中,她当然知道盛言楚确实画过,但这种私密事被编剧搬到大荧幕前未免有些违和。

盛言楚却一笑置之,娱乐嘛,过于斤斤计较就没意思了。

见老祖宗不恼,盛观月松了口气。

-

《地沉先生传》热播时,盛言楚这个同名的大学历史老师一度在学生中备受欢迎。

“萧武宝乾帝时期——”盛言楚的话还没说完,底下有学生举手。

盛言楚笑了笑,问有什么事。

大学课堂翘课的学生很多,像他们这些政史地老师时常调侃,说他们的课能有学生及时来就很不错了,何况有同学积极举手。

举手的是个女生,声音很清亮,开玩笑道:“盛老师,萧武帝和盛首辅年少相知,最近不是在播《地沉先生传》嘛,有一集说萧武帝的皇后金玉枝是穿越人士,这是真的吗?”

其他学生也好奇,纷纷道:“感觉这部《地沉先生传》拍得很符合史实诶,可有些地方又觉得太夸张,我倒不觉得金玉枝是穿越人士,反倒是制出玻璃的华宓君像穿越人士。”

“程春娘也像,你们没发现吗,程家在那时候就有火锅店了!”

底下的同学们叽叽喳喳,将跟盛言楚有关的人都怀疑了个遍,就连盛小黑他们都觉得是穿越过去的狗。

盛言楚笑而不语,除了他和金玉枝,其余人都猜错了,金玉枝也算不得是穿越人士,她本来就是那个朝代的人。

“老师,您是盛家人,盛家就没有什么书籍记载这些事吗?”有学生好奇地问。

盛言楚摇头:“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一些资深历史迷顿时摆出史实:“盛家向国家博物馆捐过盛首辅的手稿,虽然只有半本,但从上边琐碎的事上不难看出,盛首辅有写日记的习惯。”

“对对对。”立马有人附和:“很多学者不是研究萧仁帝时期襄林侯的死因吗?前些年专家还说襄林侯是被仁帝处死的,后来盛首辅的亲笔手稿一流传出来,啪啪打那些专家的脸,原来襄林侯是被雷劈死的!”

“还有仁帝!”有热血气概的学生咬牙切齿道:“要不是有盛首辅的笔记佐证,谁会知道仁帝的心肠那么歹毒,古代的医疗那么差劲,仁帝怎么狠心在海里下那种毒!”

“仁帝?萧仁帝?小人?可不就是小人嘛。”

“哈哈哈哈哈,你们去博物馆看没看盛首辅的手稿?我去看了,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了?我还没去看。”

“嘿嘿。”说话的男同学一脸贼笑:“盛首辅当时写得时候应该很生气,一连写了三次‘襄林侯是被雷劈死的’,末尾还加了一句:死得活该!”

“啧啧啧,想不到盛首辅这么可爱~”

“他不会也是穿越的吧?都说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安静——”

盛言楚及时打断学生们,再任由他们讨论下去,他盛氏一族怕都成了穿越人士。

学生们和盛言楚混熟后都不怎么怕眼前这个年轻的老师,笑嘻嘻道:“盛老师,您是不知道您的历史选修课在咱们学校有多火热!我们好不容易抢到就是想多了解一点仁、武、文三帝时期有关盛首辅的事,您就跟我们多说点呗?”

“对啊,最近刚好有《地沉先生传》热播剧在,我为了选您的课,选课系统一开通,我就让我计算机系的男朋友帮我蹲守,好不容易抢到诶。”

“好哇。”盛言楚弯下嘴角,点开备课文件:“今天就满足你们——”

鼠标顿在课题上,盛言楚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无镜眼眶,笑得如沐春风:“说说吧,想看哪方面的?人文?地理?还是——”

坐在前排的学生苍蝇式搓手:“老师,我们想知道盛首辅葬在哪了…您这有资料吗?”

后边同学闻言一脸神秘:“几千年都没人发现盛首辅的墓地,连盗墓团队都挖不到,难道——”

盛言楚喉咙发干。

“难道什么?”他问。

教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拢了过来,只听那位同学宛若侦探一样扫视一圈,旋即泄了气:“我哪知道哇。”

周围同学嘁了声,盛言楚眸子微挑,他才不会告诉这帮小屁孩世上本就没有他的墓。

他还活得好好的呢,挖他的墓作甚!

多年之前他还遗憾呢,世间没有他的墓,因而他没能将老皇帝送给他的玉玺印章放在墓中,那玩意要是出土,怕是要震惊整个考古界。

-

下课铃一响,盛言楚拿着包径直往学院停车场走,此刻正是艳阳天,金黄的阳光从浓密的树叶李渗透下来,光点零零散散地打在树底下酣然入睡的大白狗身上。

听到脚步声,大白狗倏而睁开睡懵的圆滚眼睛。

“小黑!”车窗摇下,里边的男人笑喊:“走,咱们回家吃饭去。”

大白狗蹭得一跃跳进后座。

——现代篇完结——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笔趣阁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笔趣阁!

喜欢劝娘和离之后(科举)请大家收藏:(m.2310601.com)劝娘和离之后(科举)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全星际迷弟 玄门天尊系统 开局从买房开始 快穿之哥哥才是真boss 满级女主重回末世 荣誉老王[快穿] [综武侠]实力不让我低调 偏爱 我在大明做县令 被偏执狂惦记的第十年 穿成炮灰配角的奶奶(快穿) 从空我开始的假面骑士之旅 玄幻帝皇:开局怒斩妖后 我在魔界搞基建 我能升级避难所 时光的最后一秒 大楚第一权妃 天医凤九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 前男友上恋爱综艺以后[娱乐圈]
经典收藏 回到老公自宫前 人生赢家[快穿] 我在魔界搞基建 灵媒 庶妻 拖油瓶只想种田 魔王在上 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 欲买桂花同载酒 山有木兮 快穿之哥哥才是真boss 我在古代当猎户 红楼第一狗仔. 长歌万里定山河 [红楼]养女送子 穿成炮灰配角的奶奶(快穿) 吃货侍卫宠夫手札 女帝 元希修真录
最近更新 魔王在上 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长歌万里定山河 山有木兮 论灵脉的养气功夫 元希修真录 拖油瓶只想种田 求生 欲买桂花同载酒 快穿之哥哥才是真boss [综武侠]官家小姐是病毒程序 玫瑰花雨默 灵媒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 穿成炮灰配角的奶奶(快穿) 女帝 人生赢家[快穿] 回到老公自宫前 我在古代当猎户 [红楼]养女送子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 卷六一 -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txt下载 -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最新章节 -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