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魔界搞基建

非刀

首页 >> 我在魔界搞基建 >> 我在魔界搞基建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论灵脉的养气功夫 快穿之哥哥才是真boss 红楼第一狗仔. 穿成炮灰配角的奶奶(快穿) 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我用任意门养大了暴君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 求生 魔王在上 我在魔界搞基建
我在魔界搞基建 非刀 - 我在魔界搞基建全文阅读 - 我在魔界搞基建txt下载 - 我在魔界搞基建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 84 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魔王不知道什么是个人终端, 不过它知道传影盒。

传影盒的制作方法复杂神秘,又需要魔晶石, 使用到一定时间的时候还得更换掉没有魔力的魔晶石才能继续使用, 所以很昂贵也很稀少。

它没想到苏琳还惦记着传影盒,眼神往下压了压:“你想要传影盒,我去拿给你。”

是拿不是抢, 反正也没谁能阻挡得住它。

苏琳握住它的爪子, 极其自信地笑道:“不用,我能做出比它厉害十倍的东西。”

她看着那些光点的时候, 突然又想起来了一些东西, 不是关于自己的身世背景, 而是一些由无数数字组成的程序, 而面前还没有开采出来的符石, 恰恰好就是那些数字的载体。

不需要用什么魔晶石, 只需要空白符石就能做出个人终端。

魔王总是搞不懂她脑海中的奇思妙想,见她恢复正常,这才跳回了她肩上, 尾巴缠着她的脖颈, 像只大围脖一样把她牢牢缠住。

魔王的毛毛凉凉的, 所以苏琳并不觉得热, 反而非常有安全感。

转头看了看, 她才发现周围已经没有别人了。“他们出去了?什么时候出去的, 我是不是在这里待太久了。”

“嗯, 出去了,走吧。”

有魔王引导,苏琳很快走出了矿洞, 被扔在洞里的守卫已经被拖了出去。

苏琳回到地面时, 发现先前派过来的卫兵已经都过来了,总共十二个人,由两名年龄比较大的卫兵带领。

卫兵们压着另一名被捆着的守卫,小队长跟特伦托了解了下发生在这里的事情,听完后几人都异常愤怒地踹了守卫一脚,如果不是矿场主已经死了,他们还想再在他身上踩上几脚。

见苏琳出来,小队长立即走了过来,他们都不知道领主过来了。

这小队长是梅菲斯时期留下的老人,对这里的情况知道一点:“这种小矿场其实是私人矿场,矿场主从前领主手中租下来,帮忙开采矿石,卖出去的钱和税交给领主。”

矿有人主动挖还有人送钱,这种好事谁不想要,梅菲斯就没有多过问。原先的矿场主明面上做得很不错,加上这是个小矿,这么多年一直相安无事,如果不是苏琳心血来潮过来看看,恐怕这些矿工死亡的事仍旧被瞒得好好的,谁也发现不了。

“这个矿以后要大量开采,你们守在这里保护起来,不要让任何陌生人靠近。”

特伦托将矿主掉落的那只能指挥魔物的哨子递了过来,苏琳没有直接接,而是找了片树叶垫在手上接过看了看,这支哨子很小,黑色的,像是某种骨头做成的,很轻,上面刻满了花纹,还有魔气缠绕不散。

特伦托道:“这是动物骨头做的,应该是某种非常厉害的飞行魔兽,高阶魔兽的骨头皮毛都能直接做成魔器,也很容易刻画阵法。这上面刻画的是个精神系阵法。”

柯福蒂安看了眼确认地点了下头。

“这哨子只能指挥低级魔兽和野兽,对中级魔兽就没用了,不过能扰乱一下它们的精神,算是个非常不错的魔器。炼制它的人很有想法。”特伦托赞赏地说道。“也不知道怎么落到这人的手里。”

苏琳收起魔器,没有往魔王怀里塞的意思,就那么用树叶团吧团吧直接扔进了自己的包里。

魔王瞥了眼她的包,苏琳的小挎包里装了不少东西,零零碎碎的铜币银币和没吃完的半瓶辣椒油。旧神庙中得到的两颗魔晶石本来也在她身上,后来丢到了深渊魔域里。

它不满意这个小包包许久了,不过这件事魔王绝对不会说出来。

让卫兵们守好矿场,苏琳带着几只骷髅朝山下走去。

老桑奇他们几个是这个矿场第五批矿工,以前都在铜矿里挖矿,那边人多活也重,按照每人每天挖出来的分量算钱,他们因为技术好得罪了几个老矿工,老矿工贿赂守卫把他们分到了一条贫矿上,贫矿挖不出来什么东西,拿到手的银币越来越少,几人愤愤地离开了。正好符石矿上招人,这里人少给的钱多,就一条矿一路往下挖去,对他们来说轻轻松松,几人一商量就过来了。

不知不觉他们在这里做了不少时间,可慢慢地矿场主开始找各种借口消减他们的钱,又一点点增加他们的挖矿时间,开始还能每天下山回家,后来家也不能回,只能日夜待在山上,完全被看管了起来。

几人觉得不对,想要离开,矿场主完全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抓住了他们的家人和孩子做人质威胁,还设计让他们的孩子欠了很多钱。

为了家人和孩子,几人只能忍下来没日没夜地干活。

“你们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老桑奇的亡灵飘在旁边回道:“有两年了,我们是同时来的。”

“那你们也两年没有见到家人了?”

“是的。”

几只亡灵现在最牵挂的就是家人,矿场主总是威胁他们不好好干活就杀了他们的家人,家里到底什么情况他们一点消息都没有。

苏琳本来想先去符石加工厂,见它们担忧的模样,按照几人提供的地址,转道先去了他们的村子里。

哪怕已经有两年没回来过,几人还是能清晰地记得回家的路,或许这条路已经在他们脑海中走过了无数次。

老桑奇现在是亡灵,速度很快,它时不时朝前飞一段,仰着头朝下方张望,等他们跟上后又再次焦急地朝前面飞。

“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是不是被那群人控制着?”

沿着下山的捷径,几人迅速来到山脚,又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在一片丛林掩映后看到了房屋的影子。

那是个比多米村还要偏僻闭塞许多的小村子,村子只有十几户人家,老旧的石墙上爬了不少藤蔓,几乎看不出来有人生活的痕迹。

“就是这里,那是我家。”

“我家在后面,终于,我终于回来了。”

六名矿工怀着激动无比的心情朝着自己的家奔去。可激动中的几人都没有注意到地面的小路已经完全被杂草占据了,很显然,这里许久没有人在了。

苏琳在村口停下脚步没有继续朝前走。

两分钟后,老桑奇先飞了回来,另外几人也都带着愕然和失望地走了出来。

“一个人都没有,村子废弃了。”

“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的妻子还孩子们还活着么,矿场主是不是在骗我们?”库里捂着脸喃喃自语。

老桑奇焦躁地在空中转圈,如果刺激过度,亡灵会变成没有丝毫神智只会杀戮的恶灵。眼见他就要失控,特伦托挥动法杖强行让他冷静下来。

“也许是整个村子搬到其他地方了,别着急,找人问问吧。”苏琳道。

这个地方不可能还有什么活人,那就只能找死人问了。

特伦托直接从附近召了一只骷髅过来,这只骷髅应该是个老人,死后仍旧佝偻着腰,脚步缓慢,似乎没有死很久,身上带着没有完全腐烂的肉,现在天热起来,肉中不时有些活物掉下来。

骷髅跌跌撞撞地按照召唤走过来,到近处时苏琳闻到一股恶臭,她后退几步,一把抱起怀里的魔王挡住自己的鼻子和嘴。

魔王眨眨眼,尾巴在苏琳脑袋后面勾着它的头发。

它嫌弃地看着那只腐尸:“停住。”

骷髅被禁锢在原地动弹不了了,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走不动了,依旧在原地抬动着胳膊和腿。

特伦托成为亡灵法师之后没少跟这样的尸体打交道,眉头都没皱一下就走上前去,柯福蒂安用袖子捂着自己的口鼻站在原地没动。

旁边的老桑奇和库里凑到这只骷髅身边看了一会认出了对方:“他手指少了一根,是老乔治,你怎么死的?这是怎么回事?”

老乔治眼眶中的魂火非常弱,跟库里他们几个没法比,不经过转生自然形成的骷髅挺少,一般都需要非常特殊的条件,像老乔治这种,再过不久魂火熄灭,就是具普普通通的骨头架子而已。

特伦托抬起法杖对着老乔治念念有词了一阵,又心疼地从怀里摸出个瓶子撒了些粉末在它身上,没一会它机械的动作停下,原本快要熄灭的魂火旺盛了一些。

像是睡了很久刚刚清醒过来般,老乔治茫然地看着面前围过来的几只骷髅和亡灵,吓得往后倒去,被库里一把拉住了手臂。

“咱们都死了,你还怕什么,老乔治,你不认识我啦?你不是天天说自己比我强壮,怎么也死了?”库里感慨又难过地道。

老乔治这才看出来他们是谁,它激动地抓住骷髅的手:“你们不是早就逃跑了,怎么就死了?”

“什么逃跑?”

“加里先生说你们不小心打死了人,就偷了钱逃跑了。”加里也就是矿场主。

库里气到差点原地复活。“我们一直在矿场被逼着干活!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村子怎么废弃了,人都去哪了,我的家人和孩子还活着么?”

其他人也都很想知道答案。

但老乔治的话却让所有人惊呆了:“唉,这,都不在了,都死了。大概一年前开始,不知道为什么村里开始有人生病,突然就昏迷了,情况一天比一天严重,吃不进东西喝不下水身上溃烂。我们求了加里先生找了位巫妖来,但那巫妖也说没办法。谁都没想到,这病竟然会传染,村里的人一个接一个倒下,为了防止再传染给更多人,我就做主把死去的人都给,给烧了。就剩了俩孩子给送出去了,他们走之后,我也没撑住倒下了,我是村子里最后一个人,我记得我是死了,不知道谁把我埋起来了。”

整个村子除了两个孩子,其他人竟然都因为传染病死了,老桑奇刚刚才安定下来的精神又有要崩溃的趋势,库里完全无法接受现实。

“怎么可能?!我不信,矿主还说我孩子欠了债的,他怎么可能死了!”

“你肯定是在骗我们的。”

老乔治摇了摇头,带着他们到了村外一片凸起的小坡上,坡旁边生长着一棵树,此时几人才发现树上歪歪扭扭地刻着一些名字。

“我没有骗你们,他们都被埋在这里。”

四只骷髅趴在地上开始挖了起来,没多久挖出来一个个并排放置的坛子。直到这时他们才终于相信老乔治说的话。

就在他们为了家人拼命工作不敢反抗的时候,家人竟然早已经不在了。成为亡灵后哭都哭不出来,几人只能跪在山坡前无声地哭嚎。

听完老乔治的话后苏琳的眉头就深深地皱了起来,她对那个突然昏迷的症状有些熟悉的感觉。

当初内丽误食了蕴含光明之力的草,出现的症状跟这些人很像,只是内丽有巫妖的药,没有那么快死亡。

“你能不能再跟我详细描述一下他们的症状?昏迷之前有没有吃什么特别的东西,比如山上挖来的野菜之类的?”

老乔治抖落身上的食腐虫回忆着道:“大家经常去山里摘野菜,生病那会正是天刚热起来的时候,山上都是野菜,这里能吃的东西不多,所以每顿饭都有野菜。除了野菜也会打些动物回来,大点的动物每家分一点。”

苏琳几乎确认这些人就是吃了光明草的症状,这里竟然又出现了。

她的眉头拧成一个结,抱着魔王又走进村子里走了一圈。村子很小,走一圈也就那么一会,可惜已经过去了一年,不可能再找到什么光明之力了。

出了村子,苏琳手搭凉棚朝山上看了一眼,即将进入盛夏,山上的草木呈现出深深浅浅的绿色,一丝丝不太浓郁的魔气从林中飘起又散开。

“看上去很正常。”苏琳不甘心地道,两次她都只是猜出来有种蕴含了光明之力的草,却不知道草究竟长什么样子。

“难道我的猜测是错误的?”

苏琳返回老乔治身边:“你们村子采摘野菜都有哪些种类,你应该知道吧,能不能指给我看看?”

“你怀疑是野菜有问题?”

那些野菜他们已经吃了很多年了,谁都没怀疑过,当时都以为是吃到了有毒的野兽。

老乔治带着苏琳到附近的坡下溪边挨个转了一圈,采了不少野菜回来,苏琳每一样都仔细掐断看了看,仍旧没有什么异样。

这种情况太诡异了,专挑山间村落下手,谁都不会怀疑已经吃了很久的野菜有问题。

丢掉野菜,返回来后苏琳将事情简单给特伦托两人说了下。

特伦托拍着掌心道:“我曾经见过不少这样症状的人,从发病到死亡不间隔七天就死了,发病后非常痛苦,全身溃烂,一直到内脏都烂掉才会彻底断气,受过痛苦折磨的灵魂无法解脱,很多都成为了恶灵。我还召唤过几只。你说是被光明之力腐蚀我就明白了,光明之力对魔人来说是剧毒。只是魔界怎么会有光明之力?当初人界打退魔界后,夺回了被占领的城市,把两界的边界线往前推了一段,因为两边都死伤很多,人界并没有朝魔界继续推进,而是签订了和平协议,天使死伤得更厉害,直接退回了天使岛。我来到魔界后,知道魔王组织了人专门清理残存的光明之力,这些年我也确实没看到异常的地方。”

苏琳抓住问题问道:“是谁负责清理的?”

“卢修斯上将,他是尤莉乌斯王的弟弟,这些年一只在守卫边界,几乎没有回过王城,也不参与王族内的事情。”

两人交谈时,一旁的柯福蒂安若有所思地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琳点点头:“光明草的消息要告诉尤莉乌斯王,下次送货的时候把消息一起送出去。”

当初对阴谋的猜测似乎成真了,苏琳不想参和进去,但她现在是拉夫文的领主,要对领民负责。

“走吧,去符石加工厂。”

几只骷髅终于见到亲人,都魂火黯淡地坐在原地不肯起来。苏琳没有为难他们,让他们在原地陪伴亲人,根据老乔治的指示迅速朝加工厂走去。

就在这边进展顺利的同时,港口却出了件出乎意料的大事。

起先只是有渔民发现家中的渔获少了一些,他们只以为是被调皮的孩子偷走的,并没有放在心上,后来半夜听到动静也以为是闹了贼,但紧接着一些人发现家中的墙壁破了个洞,洞出现得很突兀,仿佛一夜之间被凿出来的,可港口几乎所有房子都是石头房屋,凿石头的声音不会听不见,现在就是谁都没有发现。

不止是一户渔民家出问题,最繁华的商业街上,不管是卖食物还是各种日用品全都遭了秧,家里的物品被啃噬大半。

内丽中午去仓库里搬货的时候才发现放在后面的水果被偷吃了许多,地上只剩了一些咬碎的果核和梗。

对面的魅魔酒馆同样遭殃,酒桶都被啃出了洞,大量酒液流出来,从仓库淹到前面,连酒馆外都弥漫着浓郁的酒香味。酒桶的口子一看就是动物啃出来的,最近港口的动物和魔兽实在是多。莫妮卡火冒三丈地动用所有手下去查找到底是什么动物敢在她店里闹事。

就在苏琳离开的短短半天之内,城堡的卫兵们就收到了无数求救。

四处捣乱的罪魁祸首也很快露出了端倪,不是被抓住的,而是它们自己出现的。

拉夫文港口的街道和水沟都很干净,今天这些地方却叽叽叫着出现了无数只模样古怪丑陋的虫子和魔鼠,魔鼠大量涌出来,一双红彤彤的眼睛疯了一样看到什么都张大嘴咬上去,有行人经过的时候,魔鼠一跃而起跳到了人脚上开始撕咬。

“啊!”行人的尖叫声响起。

商船靠岸,原本正要上岸的游客看到此情形,吓得立即让船离远些。

此时苏琳不在,所有事情只能由潘西这个管家来处理,他没慌,沉着地让芬恩带着卫兵出去捉鼠,又找人去跟魔物们求救。

魔鼠对芬恩来说非常弱小,一剑能戳死十只,只是太多了,杀了十只还有另外十只迅速补上,杀也杀不完。刚上岗的卫兵们实力不太行,也没他这么厉害,被魔鼠追得四处乱跑。

整个城都乱套了,到处都是人们惊恐的尖叫声和魔鼠的怪叫。

眼见情况不对,德奥比立即就想联络苏琳,也就在他按住手腕的同时,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一股风,整个城都似乎安静了一瞬,接着一道道磅礴无比的气势冲天而起,魔气瞬间笼罩住了整个城市。

在这气势笼罩下,城市内所有人和物都有种极其强烈的被扼住脖子的感觉。

“谁敢在我们的地盘闹事!”

炸雷一般的声音在城市上空响起,平时看上去非常不靠谱的三头犬变成一头巨兽,三颗头狰狞凶狠地看向下方。

其他几只魔兽也全都占据天空一方,将港口围城一个圈。那强大的气势只一只就足够惊人,现在八只魔兽的气势交融在一起,整个天地都变了颜色。

此时的港口就像一个巴掌大的盒子,人们觉得自己像是身处在盒子中的蝼蚁,弱小无助,连呼吸都不敢太过用力。胆子小一些的人直接就害怕到昏了过去。

刚刚还在四处乱窜的魔鼠们,这会拼命朝水沟和下水道里窜去,魔虫竭力收拢着翅膀和身体缩小存在感。

天空之中,一直巨大的魔鸟展开双翼,它背上背着两只还没独立的幼崽,身后跟着三只已经有一些威风的小魔鸟。

几只魔鸟同时张开嘴鸣叫起来,那声音停在人耳朵里并不怎么尖锐刺耳,反而像一道安慰剂让安抚了他们害怕惊慌的情绪。

但这声音对那些正在四处躲藏的魔鼠和虫子来说却非常致命。

刚刚还往下水道躲的魔鼠们挣扎着窜回了地面上,这次它们没了攻击的能力,一只只的靠在一起,虫子盘旋在魔鼠身边,整个地面都被铺成了一片黑色,看上去异常恶心。

下一秒,这无数只魔鼠和虫子被一股无形力量带到空中,接着砰一声,魔气卷着魔鼠爆开,一只不留,碎片被丢进河里,闻到味道的鱼群从海面露出头来争夺食物。

不过片刻,刚刚还在四处祸害的魔兽就全都被解决掉了,干脆利落。

先前魔物们在剧院抓到了两个用粉末吸引魔鼠和虫子的人,带着两人到了郊外准备玩耍一通,没想到郊外下水管道附近一只魔兽都没有。郊外虽然因为下水管道有一些魔鼠,数量却并不多,可魔物们此时突然感应到港口内出现了无数只魔兽。

现在港口属于苏琳,又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魔物们已经将港口当作是自己的地盘了,竟然有人敢在它们的地盘闹事,可能是它们沉寂太久,没有人知道它们是谁了。

“想跑?给我回来!”

一道道魔气朝茫茫大海飞去,没多久,一艘驶出很远的巨大货船硬生生被拉了回来。

这里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就连远在大山外的苏琳也有所感应。

“港口出事了!”她皱着眉遥遥地看向港口方向。

比她感应更强烈的特伦托和柯福蒂安全都心惊地同时转头,这气势太厉害了,他们距离这么远都想要迅速逃离。

魔王懒散地在苏琳怀里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大尾巴缠在她手臂上,软软的触感有点痒。

“没事,能处理好。”

苏琳抹了把脸,她担心的不是魔物们,而是被它们盯上的对象。

等她回去后,还能看到一点骨头渣么?

喜欢我在魔界搞基建请大家收藏:(m.2310601.com)我在魔界搞基建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玫瑰花雨默 血税 温柔饵 寇越 女帝 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 穿成反派的我靠沙雕苟活 失她我命 超级兵王混都市 我有一身被动技 诱她入局 求生 闪婚 职业替身,时薪十万 灵媒 独步清风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荣誉老王[快穿] 我用任意门养大了暴君 山有木兮
经典收藏 长歌万里定山河 吃货侍卫宠夫手札 回到老公自宫前 魔王在上 拖油瓶只想种田 [红楼]养女送子 玫瑰花雨默 元希修真录 我在魔界搞基建 红楼第一狗仔. 灵媒 女帝 穿成炮灰配角的奶奶(快穿) 山有木兮 欲买桂花同载酒 [综武侠]官家小姐是病毒程序 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我在古代当猎户 人生赢家[快穿] 庶妻
最近更新 红楼第一狗仔. 庶妻 [综武侠]官家小姐是病毒程序 拖油瓶只想种田 我在古代当猎户 求生 魔王在上 吃货侍卫宠夫手札 玫瑰花雨默 山有木兮 我用任意门养大了暴君 灵媒 论灵脉的养气功夫 劝娘和离之后(科举) 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元希修真录 人生赢家[快穿] 穿成炮灰配角的奶奶(快穿) 快穿之哥哥才是真boss 我在魔界搞基建
我在魔界搞基建 非刀 - 我在魔界搞基建txt下载 - 我在魔界搞基建最新章节 - 我在魔界搞基建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